歷史改變 Wiki
Advertisement

高砂(日語:高砂/たかさご Takasago)位於日本西南部,是日本面積第五大的島嶼,也是南西群島中最大的島嶼。東北邊隔海與琉球群島相望,西邊隔著澎湖海峽與澎湖群島和東亞大陸相鄰,南邊則是以巴士海峽連接菲律賓群島。 高砂在早期因為地理優勢,以農業和轉口貿易為主要產業,近代則逐漸轉型為重工業及高科技產業的集中地。此外,高砂也是日本國家的重要軍事基地,有許多軍事設施坐落在這裡。高砂也是日本的科學技術中心,擁有許多知名的大學和研究所,以及許多創新的高科技公司。高砂也是日本的文化和旅遊中心,擁有許多歷史悠久的古蹟和名勝,以及許多知名的觀光勝地。 行政區域上,高砂被劃分為六個縣,由北至南分別為稻場、新竹、大岡、台灣、高雄,以及東部的奇萊。而本島與同屬南西群島的澎湖群島,以及鄰近的琉球群島,因為在地理位置上相近,歷史文化上也多有相近之處,因此在日本全國的地理分區上,經常同樣被劃分為西南地方。習慣上,民間也常將其與九州地方合稱為南日本。

名稱[ | ]

高砂一詞源自於今高雄縣沿海一帶的先住民部落名稱,在早期也有高山國等其他漢字寫法。而後由於江戶時代時,高山國一詞成為包含和蘭時代南路地方會議區的令制國名,因而高砂逐漸取代高山國,成為指代全島的稱呼。

歷史[ | ]

史前時代[ | ]

高砂在舊石器時代便有人類活動的足跡。目前所發現最早的文化遺址是距今約兩萬至兩萬五千年前的長濱文化遺址。在這之後,繩文式土器則進入高砂住民的生活中。

高砂住民自古擅長航海和經商,在古代便與東亞沿海地區,包括沖繩和九州一帶有著頻繁的貿易往來。而同樣的,來自內地的和人商人很早就來到高砂進行各種貿易和移民。

1593年,豐臣秀吉曾派遣使者原田孫七郎前往當時被稱為高山國的高砂島要求納貢,史稱高山國招諭文書。

和蘭時代[ | ]

1624年,荷蘭豐陸高砂西南沿海,築台灣城作為統治和貿易的據點。為了壟斷在高砂的貿易,荷蘭人驅逐在當地已有長期經營的和人貿易者,引起雙方嚴重的衝突。著名的濱田彌兵衛事件便是在此背景下發生的結果。

儘管和人商人曾試圖與當地頭目合作,企圖從幕府處獲得支援,但最後還是以失敗告終。由於幕府採取對外消極的態度,加上荷蘭人的強硬態度,和人在高砂的活動受到嚴重打擊,幾乎在島上消聲匿跡。 在此時代,西班牙也曾於1626年占領高砂北部,但最後於1642年被荷蘭所驅逐。 在這段時期,高砂的社會也發生了許多變化。荷蘭人的到來帶來了西洋文化和科技的輸入,使得當地的農業和手工業得以發展。同時,荷蘭人的宗教信仰也在當地推行,使得高砂的宗教結構也受到影響。 雖然荷蘭人在高砂的殖民時期只持續了短短的38年,但對於高砂的歷史和發展,卻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開拓時代[ | ]

江戶時代,高砂由台灣藩藩主統治。致於恢復天皇權力的田川政森繼承了父親的明人海商船隊,以之與江戶幕府對抗。其在迫使琉球王國臣服於己後,又繼續南下,以征服父執輩經營多年的高砂島為目標。經過近一年的戰爭後,終於於1662年驅逐荷蘭人,並以台灣城作為居城進行統治,將島上四個地方會議區改為令制國。田川家在高砂的統治也以居城而被稱為台灣藩。

台灣藩尊奉天皇權力,不僅不服江戶幕府的統治,甚至以征蠻大將軍的名義開府,公然與幕府對抗,故早期雙方關係十分惡劣。早在田川政森因病過世後不久的1663年,幕府便在荷蘭人的協助下派兵攻打台灣藩,史稱第一次幕台戰爭。此戰雖然沒能擊敗台灣藩,卻也對其造成一定程度的打擊,再加上繼任的藩主田川元忠沒有像父親那樣強烈的尊王意識,終於促始幕台雙方多年的談判。 在幾次談判中,田川家雖然願意不再使用征蠻大將軍的名號,但仍要求擁有相當的自主權,包括自由與外國通商貿易,以及藩主無須作為大名進行參覲交代等事宜。江戶幕府無法同意這些要求,並且忌殫田川家中仍普遍存在的尊王思想,因而雙方談判宣告破局。 直到1681年,第二代藩主過世,由於藩中幾位家臣不滿藩主所指定的繼承人,因而在藩內發動內亂,企圖擁立新的藩主。雖然最後以反叛者遭到放逐告終,但仍使田川家元氣大傷。幕府趁此機會,於1682年發動第二次幕台戰爭,最後迫使田川家投降,同意幕府對參覲交的要求,並且讓出琉球王國的控制權。相對的,幕府考慮台灣藩距離內地較遠,因而並不要求其實行完全的鎖國政策,而能以台灣、鹿港和艋舺三港作為與他國進行一定程度的貿易,此政策更因為政府當局對地方的控制不全面和時間的推移而逐漸鬆馳。 在江戶時代早期的高砂被稱為開拓時代。此時高砂的政治環境並不穩定。許多當地的先住民部落及大陸渡來移民仍不臣服於藩主,不時發生藩廳與地方的各種武裝衝突。藩政當局雖然試圖向各聚落首領授予爵位,並且延續及擴大荷蘭時代的地方會議,使其成為聚落能向藩主提供諮詢建議的機構,企圖籠絡地方,然而結果並不甚理想。大部分聚落雖然接受了爵位和隨之的禮服器具,但多只是和荷蘭時代傳下的籐杖一起用以提升首領在聚落中的權威性,而願意參加地方會議的,多是本已臣服於藩主的聚落,對接納敵對者的實質結果並不大。 此外,許多來自內地,尤其是以九州地方為主的商人、浪人以及尋找新機會的農民紛紛渡海來到高砂島,與先前便已居住在島上的居民混居。不同來源的居民的語言及生活習慣各有不同,因而造成彼此的隔閡,導致各個村落間衝突不斷。這個狀況持續百年,等到新近移民減少,社會從移民社會轉為定居社會後才有所改善。 高砂在江戶時代的另一個重要的發展是農業的拓展。由於高砂島最先開發的西部地形較平坦,加上其豐富的水源,使得農業在當時的經濟中佔有重要地位。當時的農民主要栽種的是水稻、甘藷等作物。同時,當地也開始種植甘蔗等經濟作物,作為輸出的主要商品。 此外,高砂在江戶時代還有許多其他的發展。當時的高砂島有許多的手工業,包括製造木工品、陶瓷、織布、鐵器等。當時高砂也是一個重要的海運中心,有許多的商船從高砂出發前往東亞沿海地區進行貿易。高砂也是一個文化多元的地方,不僅有本地的傳統文化,還有來自內地和荷蘭的外來文化的影響。因此,高砂在江戶時代是一個多元、發展迅速的地方。

南進時代[ | ]

以發生在1812年的菲律賓獨立戰爭為轉折點,此時的高砂平原的開發已有一定的規模,社會也逐漸趨向安定,高砂統治者和人民開始將目光放往海外,尤其是藩主先祖所經營的南洋一帶,以及向東的太平洋諸島。

拿破侖戰爭期間,西班牙無暇顧及殖民地的控制,在此狀況下,許多西班牙殖民地開始尋求獨立。1812年,菲律賓人民在馬尼拉近郊發動起義,隨後獲得各地的響應。殖民當局雖然立即派兵鎮壓,使得各地起義一度消沉,但在台灣藩的援軍和來自內地義勇軍的支援下,獨立軍仍取得最後的勝利,於1814年宣布獨立。

由於對菲律賓的介入取得成果,加上島內趨於安定,高砂政府與尋求發展的人民開始對東南亞的活動。除了進行商業活動和部分軍事行為外,在東南亞與西方國家的衝突與交流也促使高砂人了解到對方的發展與進步。也在此期間,西方新發展的技術由民間的商人和冒險者小規模地引入高砂,進而間接傳入日本內地,成了蘭學以外鎖國時代的日本另一吸收外國知識的管道。 除了高砂人民和統治者外,江戶幕府同時也注意到東南亞的發展潛力,因此也開始和高砂的藩主有著深刻的連繫。 在1830年代,高砂藩在東南亞派遣了一些代表前往當地,與當地的各種勢力建立聯繫,並在若干年後建立了許多的領事館。這些領事館不僅是用來促進貿易的,還被用來維護高砂人的權益, 1853年,美國海軍准將約瑟夫·柯南·德洛克(Joseph Warren Clark Delano)率領的軍隊在高砂島岸邊與當地軍隊發生了激烈的戰鬥,這被稱為高砂岸戰。台灣藩雖然勉強擊退敵艦,己方卻也付出慘痛代價。經過此次戰鬥後,台灣藩藩主認為光憑藩內的力量很難與列強對抗,進而確保在南洋的權利,本來態度趨向於獨立的高砂因而決定偏向統合入日本整體的打算。

1854年,江戶幕府因為黑船事件而結束鎖國,日本內地各藩紛紛直接與外國接觸,大量引進西方技術,高砂因而失去作為傳遞新知識的中間人角色,一時之間令藩內涇濟大受影響。在受到波及的高砂住民中,流行起將責任歸咎於幕府的想法,並結合早期台灣藩與幕府的衝突,演變成藩內輿論對幕府的敵對。受到此思潮影響,台灣藩也和其他西南雄藩一樣加入倒幕的行列。台灣藩的藩主田川義輝投身於倒幕運動,並在1864年發動了倒幕之役。藩軍在內地其他政權的協助下,最終擊敗幕府軍隊,推翻了江戶時代的政權。隨後,田川義輝在日後的改革運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成為日本近代化的先驅者之一。

明治維新後[ | ]

明治維新以後,台灣藩藩主因為其財力和加入官軍的功勛,受封為公爵,成為華族。許多加入官軍的武士也加入東京的新政府參與國政。

1879年,日本對高砂進行政治、經濟、軍事的大規模整合。將高砂與內地的管理制度建立一致。同時,藩主轉移至日本內地後,高砂原有的地方自治機構也停止運作。各地的聚落被改為以日本內地的村落為模式建立的村,首領也被取代為村長。 在軍事方面,日本在高砂建立大規模的軍事基地,並將原有的部落武力納為國家軍隊。此外,高砂也被規劃為日本政府向太平洋的軍事據點。 此外,日本政府也在此期間大規模地對高砂進行土地改革,並建立農業、工業、貿易、交通等基礎設施。高砂的經濟從傳統的農業轉變為工業化的經濟。 此時的高砂依靠位置的優勢和過去經營南洋的關係,在新政府的規劃中,成為日本面向南方的窗口。

由於高砂的位置優勢和日本政府的投資,高砂的發展迅速,成為日本近代化的先驅之一。 1895年後,清國割讓福建成為日本的殖民地,而高砂憑藉地理因素和歷史淵源,成為建設統治福建的主要人員來源地。

二次世界大戰後[ | ]

戰後初期,高砂憑藉著豐富的機會和對外開放的態度,吸引許多外國移民前來發展,其中,又以東亞大陸諸國的人民為大宗。然而,由於移民的素質參差不齊,加上文化習慣上的差異,很快地便與當地居民起了摩擦。最終,於1947年,由一場移民系流氓對本地攤販的勒索行動,點燃了本地居民對大陸系移民的不滿情緒,最後演變成全島性針對大陸系移民的暴力衝突事件,史稱三月排華。事後,政府開始收緊移民政策,而民間對外來移民的敵視則在往後持續了好一陣子。

此後,高砂繼續發展為一個工業化的地區,並逐漸往服務業和旅遊觀光業轉型。在日本經濟高速成長的年代裡,持續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然而,在近代化的過程中,高砂也面臨許多挑戰,包括環境污染、人口老化、工業區的停滯等問題。近年來,政府和居民也在努力解決這些問題,並轉型為以環保、創新、文化創意等為核心的經濟模式,努力推動高砂的再生與轉型。

地理[ | ]

高砂島與日本其他地區一樣,屬於環太平洋火山地震帶,因此經常發生地震等天然災害,島上也有好幾座火山,並且以溫泉眾多聞名。

此外,高砂島也經常受到颱風的影響,在颱風來襲或因為其他原因而發生暴雨時常常有洪水的問題。島上也有許多山脈,山區時常發生山崩土石流等災害。

雖然高砂島經歷了許多天然災害,但是在政府和當地居民的努力下,逐漸建立了有效的防災措施和救援體系,使得災害造成的損失有所減少。

人口[ | ]

高砂目前約有一千七百萬人,其中絕大部分為和人,先住民則占其中的3%。

高砂於開拓時代大量湧入移民,其主要來源地為地理風情上與之較為相似的九州一帶,另外,也有不少來自大陸東南沿海的渡來人。這些人大多居住在島上的西部平原,與當地先住民相互通婚融合,成為今日高砂和人的祖先。

高砂先住民是對早在和人到來前便已居住在島上各民族的統稱,過去也曾概略地被稱為高砂族。目前先住民被分為十二族,主要分布於內山和東部地區。

政治[ | ]

傳統上,高砂住民聚落以公廨為中心,不僅是居民一同討論決定聚落大事的地點,也是各項祭典和儀式的中心。這種模式也影響了移民到高砂的渡來人,如內地移民以神社為聚落中心,大陸移民則以宮廟為中心。 聚落首領一般為居民推舉產生,雖然有時候會出現世襲的情形,但除了少數較具國家雛形的聚落外,世襲並不是慣例。 一般來說,高砂傳統居民聚落被稱為社,內地移民背景的聚落稱為村,大陸系移民聚落則稱為庄。然而,隨著各族群文化的逐漸融合,這些名稱上的區別除了標明聚落建立之初的居民來源外並沒有其他太大意義。 江戶時代,藩主將島內各個聚落,依其規模勢力大小,分別授予其首領守護、地頭、國人三及爵位,並讓他們參與諮詢功能的地方會議,希望能藉以拉攏地方對藩主的支持。此項政策一直延續到近代,成為影響高砂社會文化的一大因素。

江戶時代高砂島由台灣藩統治。初代藩主田川政森受到不滿江戶幕府的後水尾上皇影響,因而踏上與江戶幕府對抗的道路。他在1659年進攻並實質控制了琉球王國,因而獲上皇封為「征蠻大將軍」此一頗有與幕府將軍對抗的官職。之後,認為光是這樣還不足以和江戶幕府對抗的他於1661年再次起兵攻打當時由荷蘭人統治的高砂島,並在隔年成功驅逐荷蘭人。政森將荷蘭統治的中心熱蘭遮城定名為台灣城,以此為居城建立自己的幕府政權。本來想再繼續攻打南方由西班牙統治的呂宋,無奈政森於同年病逝,計劃遂無法執行。

田川政森在死後,後人仿照東照大權現故事,將他神化為「開山大權現」。如今位於台灣市區內的開山神社仍是當地的信仰中心和熱門旅遊景點。政森也因為征蠻大將軍的名號並開設幕府的原因,在當時有「南府」的尊稱。此一稱號因為其後繼者為了不與江戶幕府起衝突而放棄使用征蠻大將軍的名號,因而成為後世代指政森的別稱。

行政區劃[ | ]

荷蘭統治高砂期間,將島上劃分為四個地方會議區,分別為北路、南路、淡水、卑南四個地區。此分區並不是為了直接統治島上住民,而是透過定期召開地方會議宣示荷蘭對該區域的權力,藉以間接控制該地。

進入開拓時代後,初代藩主將地方會議區改為令制國,並將包含台灣城在內的北路以居城名定名為台灣國,而南路則以當時對該島的泛稱定名為高山國。

1721年,台灣藩出兵因明人海上反清勢力消亡而呈無主狀態的澎湖群島,將其歸於高山國治下。

1723年,隨著大肚王國的歸順,為了加強當地的控制,將台灣國濁水川以北部分劃分出大度國。

1731年,因應北部逐漸開發,將原先的淡水國南部劃分出淡後國。自此島上的行政分區大抵底定。

文化[ | ]

高砂島的地理位置和歷史背景使得島上出現了許多文化和風俗差異。在島上,有許多混合了日本、東亞大陸和其他東南亞國家文化的傳統芸能和風俗。例如,島上有許多獨特的傳統衣服和饮食文化,以及融合了日本和大陸東南沿海傳統的藝能形式。 島上也有許多古蹟和歷史建築,代表著島上的歷史和文化。除了傳統的神社外,島上還有許多殖民時期的建築,如西洋式城堡和教堂。高砂島的文化多樣性和歷史淵源吸引了許多遊客前來參觀和探索。

高砂族文化[ | ]

過去被統稱為高砂族的各族先住民有著獨特於和人的文化,不同族係間的先住民之間的文化也有相當顯著的差異。

根據語言及文化上的研究,高砂族被認為與南洋及太平洋的住民之間存在著相當緊密的聯係,被統稱為南島語族。高砂島甚至被認為是南島語族的發源地。

高砂族的文化包括著名的高砂藝術,如紋様土器、繪畫和雕塑。這些藝術品在近代被許多藝術家借鑑,並在世界藝術史上占有重要地位。高砂族還有許多傳統的祭典和儀式,包括著名的「豐年祭」,以及「矮靈祭」和「猴祭」等儀式。此外,高砂族還有許多獨特的民俗傳說和神話。

現在,許多高砂族的傳統文化仍然被保存和傳承,而許多先住民也仍然保留著自己的傳統生活方式,並在努力保護和振興先住民文化的同時,也努力融入現代社會。

方言[ | ]

高砂所使用的方言稱為高砂方言,屬於九州方言的一支。在過去,九州是與高砂交流最為密切的地區,更有著大量來自該地的移民移入高砂,因而產生接近於九州方言的高砂方言。

與九州方言相比,高砂方言混入了大量的先住民語、和蘭語,以及來自大陸的漳州、泉州及客家等語言,並且在來自內地其他地方的移民影響下,成為了有別於九州其他地方的方言。

早期,由於島內的交通不便,加上島內各地的移民來源不一,導致高砂方言的內部差異性極大。在交通環境改善後,才逐漸形成了通行於島內各地的方言。

近年來,由於標準語的普及,高砂方言逐漸往標準語靠攏。在島上的一些大城市,使用的方言已與標準語相差無幾。儘管如此,高砂方言仍作為高砂的文化特色,受到政府和住民的重視。 高砂方言的讀音與標準語有些許不同,其中最明顯的差異在於音高和音節的划分。高砂方言的音節長度較標準語為長,同時高砂方言的讀音音高較標準語為低,尤其是母音的音高較低。 此外,高砂方言的母音系統也較標準語為複雜,同樣的字詞在不同的讀音中,其母音可能會有所不同。例如,標準語中的「か」在高砂方言中,讀音可能會是「ちゃ」或「ちゅ」。 高砂方言的單音字較標準語多,並且也有許多單音字在高砂方言中有不同的讀音。另外,高砂方言也有許多與標準語不同的文法特色,例如名詞的敬語應用和動詞的過去式形成等。這些差異使得高砂方言在日常對話中與標準語有所不同。

經濟[ | ]

高砂在早期憑藉著環境優勢,發展以稻米和蔗糖為主的農業,將之銷往國內其他地區以及大陸東南沿海,尤其是清國的福建一帶,由於山多田少,糧食生產不足,因而相當依賴高砂生產的稻米。至今,台灣平原和卑南平原仍是高砂稻米的兩大產地,其主要生產的蓬萊米更是日本國內高級米種的代表之一。

此外,由於位置優勢和相對獨立的地位,高砂商人也經營從以東南亞為據點的西方人引介新器物和技術到內地的轉口貿易。此類貿易更是在之後高砂人大量前往南洋發展的南進時代愈加興盛。

從南進時代開始,高砂人便已在東南亞零星遇到來自西方的工業產品,而當中有些人便試著在高砂本島引入該技術,自主成立近代化工廠,成為日本近代製造業的開端。明治維新後,在政府的鼓勵下,民間商人紛紛投入工業生產的行列,包括鋼鐵、化工、機械等產業皆開始蓬勃發展。

近年來,以新竹為中心,高科技產業也在高砂有著長足的發展。

稻場是目前高砂最大的城市,為商業及金融服務業中心。高雄為島內最大港口,也是日本內屈指可數的大港之一,並且是重工業的重要聚落地。 高砂另一重要港口為圭蘭,為島內與內地聯絡的重要大港。

教育[ | ]

以高砂帝國大學為首,高砂島內有著各類大專院校。 位於稻場的高砂帝國大學是高砂島上最著名的大學之一,前身為成立於1888年的高砂大學,並於1910年改制為帝國大學,是高砂島上第一所國立大學。大學設有若干學院,涵蓋了哲學、社會科學、人文學、科學、工程、農業、海洋、生物、藝術、法學、教育、商管等學科。高砂帝國大學是高砂島上最大的研究機構之一,也是許多國際研究計畫的合作夥伴。

南府大學位於台灣市區,由高砂工業學校改制而來,除了原有的工學部外,在商業、文學、理論科學、醫學等領域都有傑出成就,為高砂南部重要的研究中心。

高砂島上還有許多其他的大專院校,例如高砂工業大學、高砂健康科學大學、高砂藝術大學、高砂海洋大學等。這些院校提供了各種不同的學科,讓學生可以選擇適合自己興趣和專長的學科就讀。

交通[ | ]

高砂有環繞全島的鐵路系統,並有多條深入山區的支線。此外,在人口較為密集的西部地區則運營著高砂新幹線。 高砂島上的道路網也非常完善,包括國道和地方道等。在島內的城市,大多都有市道和市區道的網絡。此外,高砂島上也有多條横跨島嶼及河川的橋梁,使島上的各地更加交通方便。 高砂島上的民用航空運輸也相當發達,有著多家航空公司在島內運營,提供飛往日本各地以及亞洲其他地區的航班。高砂島上也有多家商用飛行場,提供私人飛機和商務飛行服務。

Advertisement